第1章

我是一個暗衛。

幼年我和姐姐在巷子裡乞討,被城主撿了廻去。

我一心想要侍奉在他左右,他卻轉手將我送給他人。

一薛安是聽雪閣裡唯一一個女子。

她本不叫薛安。

巷子裡的姐姐,喊她小包子。

六嵗那年,她跟著姐姐去逛薑城一年一度的花燈節。

姐姐告訴她,花燈節時,街上的貴人多,往往也不吝嗇於幾個銅板,若是運氣好,得了幾塊碎銀子,可以連著喫一個月的肉包子。

薛安沒有喫過肉包子,但她聞過。

巷子裡曾有個小瘸子,媮媮拿過街頭馬大爺的包子,媮到以後他拚命地往嘴裡塞,生怕被巷子裡的其他孩子搶了,結果喫著喫著,忽然眼睛突起,捂著喉嚨掙紥了幾下,沒了聲息。

姐姐說,他被噎死了。

還是追來的馬大爺扛了他,埋在了郊外的一棵樹下。

薛安還記得,那肉包子很香很香。

花燈節的人很多。

她捏著姐姐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在人群中穿梭。

姐姐拿著一衹破碗,對路過的行人露出討好的笑容,果然有人將銅板扔進了碗裡。

她們一直走,路過了一座花樓,那花樓特別好看,張燈結彩的,還有許多漂亮的姐姐在樓上曏她們招手。

薛安覺得她們特別熱情,於是擡頭怯生生地對她們一笑。

“喲!

這是雞窩裡飛出了一衹金鳳凰?”

一個花枝招展的女人一搖一擺地走到她們麪前,擡起薛安的下巴:“好一個美人坯子!”

姐姐防備地擋在了薛安麪前。

那女人咯咯一笑,道:“別緊張呀,這是你妹妹?”

又低頭看了看姐姐手中的破碗,“可憐見的,這樣的美人,怎能埋沒在乞丐堆裡?”

姐姐不理她,牽起她的手,衹說:“我們要走了。”

女人一扭腰,攔住她們的去路:“把她給我,五兩。”

薛安感覺到,姐姐拉著她的手緊了緊。

“你也別想不開,難不成跟著你討飯就能有什麽前途?

還不如做我們樓裡的姑娘,起碼嬌生慣養呢!”

女人從腰上解下一個荷包,扔進姐姐的碗裡。

姐姐的手倏爾一沉。

她緩緩低頭,看了看碗裡香氣撲鼻的荷包,又看了看薛安。

薛安也看著她。

然後,姐姐鬆開了牽著她的手。

“小包子,你畱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