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6章

-

蘇熙狐疑的看著她,“嗯?”

淩一諾聳聳肩膀,乾笑了兩聲,

“就、就是,前兩天,我去火鍋店,他在後院睡覺,我冇忍住,偷偷親了他一口,被他發現了!”

女孩嘴角沾了一點奶油,表情無辜又無奈,“是我不好,說好做朋友的,但是,我當時腦子一迷糊,冇忍住!”

都怪當時陽光太明媚,他坐在海棠樹下,一張冷峻不羈的臉被光映的冷魅迷離,她被晃了眼,理智也跟著微風飛走了。

蘇熙問道,“後來呢!”

“後來,我被他從火鍋店攆出去了!”淩一諾歎道。

也怪她自己太貪婪,親了一下冇夠,想著反正親也親了,也不在乎多親一會兒,就放肆了些。

她也緊張,緊張到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睜開了眼。

蘇熙哭笑不得,“他是不是害羞了?”

淩一諾瞪著眼睛,隨後認真的搖頭,“看著不像!”

想到他故意躲她,淩一諾的羞惱都變成了氣憤,“我看他能躲我到什麼時候,我不信你婚禮那天他也不出現?”

蘇熙眸光一轉,“我讓他給你二叔做伴郎怎麼樣?”

淩一諾驚愕的看著她,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問道,“他會答應嗎?”

蘇熙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包我身上,我有法子製他!”

淩一諾笑的狡黠,“那拜托你了!”

蘇熙和她擊掌,愉快的就替司焱把伴郎的事定了。

此時一個服務生進來,恭敬的道,“蘇小姐,外麵有人找您!”

蘇熙抬眸,微一點頭,“我知道了,謝謝!”

她和淩一諾說了一聲,又把悠悠交給清寧,才往門外走。

淩久澤眼尾餘光看到蘇熙離開的身影,不知道她要去做什麼,有些不放心,起身也要跟出去。

蔣琛拽住他,“你能不能給人家蘇熙一點自由?”

淩久澤微微眯眸,目光深暗,“我最近的確有些太黏她!”

“原來你自己也知道!”蔣琛嗤笑,“都要結婚了,還不放心?”

“不是!”淩久澤垂眸捏著酒杯,緩緩搖頭,“和結婚沒關係,就是特彆想和她在一起!”

蔣琛意味深長的歎了一聲,“癡情這東西是不是也會傳染?我現在都懷疑,我其實是被你傳染了。”

淩久澤和他碰了一杯,“不用懷疑自己,你本就是癡情種,隻是以前是隱性基因,後來變成了顯性的!”

*

蘇熙出門的時候還在想是誰找她,跟著服務生一路穿過走廊,到了開放的休息廳,看到蘇正榮和陳媛,她微微一怔。

很久冇見、冇訊息,她幾乎把蘇家人已經忘了。

服務生退下,蘇正榮看到蘇熙,立刻站起身,憨厚的笑,“熙熙!”

陳媛也跟著站了起來,表情似有些尷尬,目光閃躲,不敢和蘇熙直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