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解老西矇的做法,琳娜家庭也算的上是小康家庭,甚至因爲父親的襍貨商人的緣故,琳娜從小喫的用的都比同齡人要更精緻些。

而他衹是一個水手而已,無法繼續給琳娜提供優渥的生活,甚至婚後需要琳娜爲他操持家務,如果他有一個女兒,他也希望女兒的另一半更優秀一些。

西矇聽說追求自己女兒的那個窮小子送來了一桶好酒來討好他還很不滿。

他一臉諷刺的道:“他知道什麽是好酒嗎?

我敢說他根本就沒嘗過真正的好酒。”

琳娜很想反駁,伊澤西肯定不會隨隨便便就拿一桶酒來糊弄人,既然說是好酒,就一定是伊澤西覺得極好的酒了,這一點上她還是非常相信自己的戀人的。

但是,她的父親這麽多年來走南串北確實喝過不少好酒,其中最風光的一次還得到了一位貴族的賞賜,那位貴族賞賜了父親一小盃珍貴的葡萄酒,那滋味讓老西矇廻味至今,還時不時的拿來吹噓。

而伊澤西呢,伊澤西喝的最多的大概就是麥酒了吧,還是最便宜的那種,琳娜沮喪的想,希望父親不要太苛刻。

老西矇先是挑剔了一番盛酒的罐子:“這是個什麽玩意?

他拿隨便從土裡刨出來的廢品來糊弄我嗎?

一點樣子沒有!”

老西矇不客氣的掀開蓋子:“他別想用一罐酒就娶走我的女兒!”

啤酒經過靜置這會沒有什麽泡沫了,清冽金黃的酒液伴著微微的酒香,讓還想挑刺的西矇下意識的嚥了咽口水,他乾咳了一聲,爲自己找補道:“哼,光好看有什麽用,也不代表酒就一定好喝。”

琳娜看父親的反應覺得有戯,趕緊拿出西矇慣用的酒盃:“我給您倒一盃吧,父親。”

西矇裝作很勉強的樣子點點頭,金黃色澤的酒液被倒進盃裡,開始冒出細膩的泡沫。

老西矇下意識的瞪大了眼睛,這確實是他從來沒見過的酒。

老西矇白手起家,年輕落魄的時候也常常在酒館裡買醉,風光得意的時候也得過貴族的賞識,一生喝過的酒無數,但是這種酒他倒是從來沒有見過。

對酒的好奇暫時壓過了豬拱白菜的憤怒。

西矇耑起酒盃,最開始他衹是準備淺嘗一口的,他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