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喜宴變喪宴,老楊頭自責曲解委屈了老夥計的冰心一片,傷心至極,親自爲老友扶柩歸葬。

楚天秀原本瞧不起我舅爺穆石青,得知其新婚丈夫把明景昭的兩幅國寶古畫送給了花花太嵗澄貝勒,氣死了老公爹,越發對新婚丈夫鄙夷。

新婚燕爾,竟然沒有讓他沾身子。

老穆頭的女兒穆石紅是我小腳嬭嬭,她傾慕我爺爺楊如山日久,心想,既然楚天秀已經和哥哥穆石青龍鳳呈祥,便一心想嫁給我爺爺楊如山,幾次親自試探我爺爺楊如山都頭撞了南牆,驀然廻首,才發現楚天秀依然對我爺爺楊如山一往情深。

她展轉反側,思來想去,更覺著楚天秀和楊如山那纔是天生一對兒。

平日裡,她對哥哥的所做所爲早就看不慣,現在越發看他不起。

那日她撞見楚天秀畫了個籠中丹雀,便自告奮勇給我爺爺楊如山送去。

心甘情願爲二人鴻雁傳書。

一次,兩次,終於一次讓穆石青逮了個正著。

站住,我看看你手裡拿的什麽?

那是一條出海敭波的巨龍!

楊如山送給楚天秀的。

其喻意不言自明。

我舅爺穆石青是個肚裡長牙的人,他記著楊家的殺父之仇和奪妻之恨,又見我爺爺楊如山和楚天秀仍舊“賊心不死”、藕斷絲連,完全可以藉此良機,把楊如山以勾引有夫之婦之罪抓起來,但他反而寬宏大量地拿著那條龍,乞求楚天秀說,衹要你二人斷了來往,我穆石青既往不咎!

楚天秀輕蔑地看他一眼,不置可否。

他遂暗暗地裡給青龍山的山大王劉山彪送去了五十兩銀子,要他趁楊如山到外地採辦貢石的機會,將其攔路打劫殺害,剪草除根。

劉山彪問,他什麽時候去採辦貢石?

我舅爺穆石青派去的聯係說,到時候我知會你。

我爺爺楊如山不知底細,他和我二爺楊如海押著採買來的貢石行走到青龍山中,見怪石嶙峋,山明景幽,不由愜意地哎喲嗨地吼喊起來,誰知喊聲未落,忽聽一聲呼哨,劉山彪帶著百十多個嘍囉,手執明晃晃的大刀和長槍餓虎般撲下山來,把他們包圍了,然後將所有採辦貢石人員綑了,押上山去,問明誰是我爺爺楊如山,專砍楊如山的腦袋!

貢石被劫,所有人員下落不明。

惡耗傳進穆府,穆石青不動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