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命定之人

薑檸想廻去給自己打一巴掌,她剛廻家,就看見了正坐在沙發上的長袍男人,此時他沒有之前那麽狼狽了,硬生生把一個沙發坐出了宮殿的感感覺,不,應該說寺廟吧,高貴是高貴,看著有點飄在天上。

不能武力解決,衹能智取,薑檸判斷著這人的裝扮,然後試探的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