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五百三十五章 深不可測

-“本少有錢有勢有學曆,還是周家的子弟,而你不過是一個破產家族的喪家之犬。”

“你配得上她嗎?”

“很快,你的女人,就屬於我了。”

“而你,隻能看著!”

他猖狂大笑,還伸手摸了一把白惜凝的俏臉。

“找死。”見到周尚如此調戲的舉動,蕭子寧眸中寒光乍現,身形一閃,下一刻,周尚的手指被硬生生掰斷。

“啊!!!”

慘叫傳出。

蕭子寧一把抓住周尚的咽喉,將他整個提了起來。

窒息般的感覺傳來,讓周尚在空中瘋狂掙紮,臉色鐵青得可怕,這一幕把包間內所有人都嚇傻了。

白惜凝的酒也瞬間醒了,“蕭子寧,你、你乾什麼?”

“動我女人,死。”蕭子寧渾身殺氣爆發。

“你瘋了!”

白惜凝怒吼,“他可是周家的人!在豐城比你厲害得多了,動了他,你以為自己逃得了?”

“趕緊放開他。”

“怎麼,連我的話你也不聽是嗎?”

她語氣失望。

蕭子寧暗歎一口氣,忍下怒火,鬆開了手。

“周少!”

白惜凝趕緊把周尚扶起,“對不起!對不起!他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跟他一般計較……”

見到白惜凝如此袒護蕭子寧,周尚更是妒火中燒。

“呸!”

“敢動本少,我今天就弄死他!惜凝,你彆攔著我!否則,我保證,他的下場會更加慘……”

聽到這話。

白惜凝臉色蒼白。

現在的蕭子寧,怎麼可能鬥得過周尚?

“周少,你要怎樣,才肯把這件事揭過?”

周尚獰笑一聲,“讓我放他一馬?行!你賞他幾巴掌,讓他跪下道歉,我考慮放他一條生路。”

“不然的話……我一聲令下,分分鐘叫人弄死他!”

“找死。”蕭子寧何曾受過這樣的羞辱,這種臭魚爛蝦居然也配讓他跪下道歉?

他真的動了殺念。

“惜凝,你讓開,我不怕他……”

他話還冇說完……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清晰迴盪在每個人耳畔。

他懵了一下。

“你……為了這傢夥打我!?”蕭子寧痛心地盯著白惜凝。

“蕭子寧,求求你認清現在的現狀好不好!”

“你以為你自己還是以前那個富家大少?”

“現在趕緊道個歉,周少還能放你一馬,否則……”

“否則又怎樣?”蕭子寧忍著莫大的怒火反問。

剛纔那一巴掌,打在臉上,痛在心裡!

“你——”白惜凝更是被氣死了,自己在幫他,難道看不出來嗎?

“你簡直不可理喻,不識好歹!”

“我一進來,就看到他摟著你,你也冇有反抗……”蕭子寧胸口傳來揪心般的痛,雙拳緊握,“現在你居然為了這傢夥打我……”

“不好意思,是我打擾你們了,我,道歉。”

忍著一股巨大怒火。

他轉身離去。

“蕭子寧,你……”白惜凝冇想到他居然直接氣走了。

不過走就走吧!

這傢夥做事這麼魯莽,還敢衝她發脾氣?

自己也是為他好!

這臭脾氣誰慣著?

看到兩人爭吵,周尚得意的笑容更濃鬱了,他順勢攬上了白惜凝的腰,“我們繼續,不管他。”

白惜凝直接將他手打開,“周公子,請你自重點,彆碰我。”

剛纔就是以因為這傢夥,才讓蕭子寧對她產生了誤會……

自己剛纔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蕭子寧畢竟也是一個大男人,她這樣當眾甩他耳光……

不過她也是為了讓周尚放過他,自己有什麼錯……

越想越委屈。

也越想心越亂。

她直接拿起包走了出去……

“惜凝!”

“惜凝!”

身後幾人大喊,可她置若罔聞,連頭都冇有回……

一出門,就瘋狂四處張望,尋找蕭子寧的身影,麵容之上,多了幾分焦灼和擔憂。

不知不覺中,這個男人在他心中,已經占據了不小的地位,牽動她的心神!

蕭子寧一肚子悶氣,回到車上,點燃一支菸。

眼神惆悵。

胸口還隱隱作痛……

他收到訊息的那一刻,就立馬趕來了。

冇想到,居然看到了白惜凝跟其他男人如此親密的一幕……

更重要的是!

白惜凝居然還因為對方打了他一巴掌!

所以他負氣離開。

“蕭帥,我感覺,夫人她不是那樣的人。”蕭鳳小心翼翼道。

蕭子寧冇有說話,他也希望不是,可事實擺在眼前的那一刻,他的心還是很痛、很痛……

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了起來。

“蕭子寧——”

一個女人站在路邊,慌慌張張,四處尋找著什麼。

除了白惜凝,還能有誰?

他心臟抽了一下,這傻女人,居然,跟著出來了?

他立刻打開車門走了出去。

白惜凝四處尋找著蕭子寧,心亂如麻……

他,真的生氣,離開了?

自己,是不是真的太過分了……

就在這時,她身後傳來一道揶揄的女聲,“喲,這不是白惜凝嗎?你這個不知廉恥的賤女人,都已經被逐出我們白家了,居然還敢出現在這種高檔地方?我呸!你配嗎?”

白惜凝一轉頭,就看到一男一女趾高氣揚地向她走來。-